不能读取jquery
当前位置 | 媒体看闵行 >> 城市建设
村民对村集体资产终于“看得见摸得着”
2018-01-3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李荣

“过去,村民面对村集体资产,可以说是人人有份、却人人无份,资产虚置;如今,完成了量化改革,村民面对村集体资产,终于看得见、摸得着,而且分红收益直接可以拿到手。”沪郊闵行区农委副主任汤明表示,这里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已基本完成“应改尽改”。

改革需要“绣花一样精细”

在闵行区农委,凡说起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汤明说,这是一个“绣花一样的精细活”。他说的“精细”,不仅是操作层面,更是原则层面上的。

上海闵行是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和股份权能改革试点区。经过多年努力,目前已基本完成村级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稳步推进镇级集体资产的改革,同时全面完成了股份权能改革的试验。整个区已累计完成142个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改革,30余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成为股民,持有集体资产股份计86亿余元。

在原则上“精细”,就是要头脑清醒,守住改革的“底线”。在梅陇镇陇西村,陇西经济合作社副理事长许顺贵说,改革的底线,就是不能把集体经济改弱、改垮了。翻开《闵行区农村集体资产改革与管理政策汇编》,其中明确提出的“两个防止”十分引人注目:切实防止内部少数人侵占、支配集体资产;切实防止外部资本侵吞、控制集体资产。由此,明确规定,现阶段股权的转让、退出限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任何受让人持股额不得超过成员平均持股额的5倍。

在具体操作上的“精细”,就是要耐心细致,“粗不得、急不得”。九星村原村党委书记吴恩福拿出改革时设计的一张农龄统计复核分析调整单。他说:“这张表格实在应该申请专利。这里面考虑到了各种各样的情况,包括共性的,也包括个案的。”从中可以看出,单单农龄统计这一项基础工作,就要对应不少的历史情况、家庭情况甚至是千奇百怪的特殊情况。

靠村民“举手”不靠干部“拍板”

陇西经济合作社理事俞新国,参与了村里整个产权制度改革的过程,他印象最深的是:“召集村民开会多。”村集体资产改革,涉及的是全体村民最最切身的利益。尊重农民意愿、落实民主程序,是推进改革的根本之路。

俞新国记得,在整个改革过程中,最为棘手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不同生产队因为撤队时间先后不同,造成农龄差异较大,差距最大的达20多年,直接影响到相关的股份分配上的差距;二是不同历史阶段撤队时的政策,前后有一个互相衔接的问题,需要平衡好各方利益,难度也不小。

怎么办?“只有靠全体村民的举手表决,而不是靠干部关起门来拍板。”俞新国说。从村里的改革记录可以看到,陇西村为这两个难题,前后开了不下几十次座谈会。通过民主程序,多方利益在平衡中“再平衡”,最后全村取得了一致,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股份量化”之后怎么办?

在上海闵行,凡已完成了股份量化的改革村,都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量化是一个基础和新起点,更为关键的是“量化之后怎么办”。闵行区政府人士说,改革绝不是“为改革而改革”,根本目的应是让集体资产更有效率、农民更有收益和获得感。

建立资产的规范管理制度,是资产保值增值的基本保证。目前,上海闵行正利用农村集体资产信息化监管平台。村民将可以通过村里的查询机进行查询,及时了解集体组织经营活动的情况。同时,各村的财务民主监督管理制度也已建立。

在陇西村,村里的经济合作社每个月开一次理财会。凡涉及集体资产的使用,一定要经办人、部门负责人、经济合作社负责人、村三资监管主任和监事长签字审核后才能生效。超出规定金额的需上报镇三资管理委员会审核。集体资产经营以稳健为主,不拿农民的利益来“冒险”。

翻阅闵行区的相关统计数据,2016年,以全区以公司制方式完成改革的30个集体经济组织为例,净资产由19.66亿元增长到43.56亿元,翻了一番。2016年农村股份合作组织一半以上实施了分红,分配总额6.28亿元,人均分配4727元。2017年的分配正在进行中,估计势头不弱。